网络快三是骗局揭秘

  • <tr id='o3JF6r'><strong id='o3JF6r'></strong><small id='o3JF6r'></small><button id='o3JF6r'></button><li id='o3JF6r'><noscript id='o3JF6r'><big id='o3JF6r'></big><dt id='o3JF6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3JF6r'><option id='o3JF6r'><table id='o3JF6r'><blockquote id='o3JF6r'><tbody id='o3JF6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3JF6r'></u><kbd id='o3JF6r'><kbd id='o3JF6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3JF6r'><strong id='o3JF6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3JF6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3JF6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3JF6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3JF6r'><em id='o3JF6r'></em><td id='o3JF6r'><div id='o3JF6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3JF6r'><big id='o3JF6r'><big id='o3JF6r'></big><legend id='o3JF6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3JF6r'><div id='o3JF6r'><ins id='o3JF6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3JF6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3JF6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3JF6r'><q id='o3JF6r'><noscript id='o3JF6r'></noscript><dt id='o3JF6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3JF6r'><i id='o3JF6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樱桃s视频下载app安装

                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不买没关系,可是你不该,把口罩跟眼镜腿儿,全勒我耳朵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笑喷,有你这样的耳朵吗?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看着观众:“你说,就这么点事儿他还委屈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有件事儿你还最对不起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一愣:“什么事儿对不起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我们耳朵本来是亲亲密密是一对儿,你非得一边一个让我们长期分居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笑喷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那……俩耳朵搁一边儿,那不成烧卖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京城二套,马锦程脸色凝重,他不得不承认,萧央这个相声段子写的太好了,简直是神作。

                甄妮一个人的散步

                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哭了起来:“你甭管,你说清楚,你今天一定得给我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摆手:“行了行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别哭啦!没完没了,哭什么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他委屈,他碍着你什么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他委屈我不管哪?你让大伙瞧瞧,这么会儿把我鼻子全都揪红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别揪啦!人家不乐意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逼问:“你说我耳朵重要不重要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乐了:“耳朵重要!我离不开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胡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苦恼:“你又怎么回事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我没说你,我说他们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笑了:“说他们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他们刚才说什么,我也听见啦。他们这叫见荣誉就上,他们不明白这道理,咱们是个整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鼓掌:“对。还是你明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您这脑袋有了荣誉,大伙都有份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大家笑了起来,心说你这张嘴还真会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看着众人:“您瞧我这嘴说的多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大家起哄,“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哪有为自己争功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点头:“就是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人家真正有功的从来不争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点头:“有功的人本来就不争功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接着说:“你看我什么时候争过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乐了:“你现在就争上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我还用争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你这不争呢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问:“我是什么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你是嘴呀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我这嘴对你来讲最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好奇:“有什么重要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没有我这嘴,你说段相声我听听,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摊手:“我没法说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傲然说:“最终还得靠我这嘴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点头:“对对,靠嘴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抽根儿烟,也得靠我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是啊,拿耳朵抽,嘬得进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喝点酒,还得靠我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对对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吃点饭,也得靠我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附和:“全靠嘴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说个瞎话,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乐不可支。

                京城一套的收视率因为《五官争宠》不断飙升,居然升到了第四!

                业内震惊!

                这萧央,实在是神了!

                现场,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看着观众问:“我说过瞎话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起哄:“谎话连篇!”

                随即众人便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相声演员都佩服啊,萧央这台风真是没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反正我这嘴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急忙说:“嘴确实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又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乐坛教主评比会上,评委说得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问:“怎么说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说您口齿伶俐,唱功老练,那就是夸我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乐了:“对对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说您吐字清楚,也是夸我这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说您嘴皮子利索,还是夸你这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继续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甭说这个,就是你和您爱人搞对象,也没离开我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电视剧前,各家的大人小孩也都笑翻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捂着脸:“你怎么也提这个事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多新鲜哪?你跟你爱人花言巧语,不得用我这嘴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无奈:“对,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跟你爱人说点悄悄话,不得用我这嘴吗?你跟你爱人亲热接吻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急忙打断:“哎哟……快别说啦!这种话怎么都说出去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,再说就漏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我这嘴就是有什么说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好,不错,我离不开您这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我呀,不干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我呀,请探亲假!”

                朱青云(眼睛)说:“我呀,调离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无奈:“怎么啦?又怎么啦?你们三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您说我这鼻子辛辛苦苦的我落什么好啦?啊?你这脑袋偏心眼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哭笑不得:“我怎么向着他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嘿!弄点好吃的、好喝的,什么鸡鸭鱼肉、山珍海味、桔子汽水儿、奶油冰棍儿,你全塞那嘴里头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乐了:“我塞你鼻子里头,你消化得了吗,你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捧腹大笑,这相声太逗了,近十年来没有比这个相声更逗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行啦!鼻子。他再好吃的东西,我嘴没沾着边儿呢,这味儿先让你闻跑啦!你还不知足哪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叹气:“哎?我先闻味儿,干吗你那儿流哈喇子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骂了一句:“废话!你要伤风感冒,这喘气儿,我还得替你顶着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青云(眼睛)说:“你们别说啦!你们俩吃香的、闻辣的,我眼巴巴的看着没我什么事儿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对呀!我看还看不见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行啦,行啦!没你们俩什么事儿,这里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这点好事儿,全落在嘴上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行啦!你们光瞧见我吃香的、喝辣的啦!你们谁生个灾,闹个病,喝点苦水、吃个药片,不全塞我嘴里头?我说什么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对啦,这耳钉还扎我耳朵上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是啊!把你耳朵扎疼啦,我这嘴还得咧着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青云(眼睛)说:“是啊,你一咧嘴,我还得挤眼泪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那我鼻子直犯酸,我招谁惹谁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受着吧,受着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再问问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问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抽烟的时候,你干吗拿烟打我鼻子里头走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废话!你过了烟瘾,我还没找你收烟钱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收我烟钱?我还没要你养路费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听到这里,观众已经笑得前仰后翻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五个逗比!

                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行啦,眼睛,你不错啦!他们家二十寸彩电就给你买的,我们谁看得见哪?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还有你耳朵,他们家那几千块钱买地的音响,那就是你的,我们谁听得着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最可气的就是你鼻子,你不错啦!你在最中间,我们全在边上围着你转?你还不知足,今儿伤风、明儿感冒、后儿闹个鼻窦炎什么的,也搭着他手懒点儿,流点儿清鼻涕全漏我嘴里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干咳了一声,“得!各位,就这么点荣誉他们自己就打起来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脑袋!我对你有意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有些懵:“对我有意见?”

                刘玉山(嘴)说:“你凭什么把我这嘴放最下边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很无辜:“是啊,当初它就那么设计来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得把我的位置往上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调法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这嘴,得长你脑瓜顶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嘴长到这儿来?赶上下雨你不怕存水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反正我得最高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时,胡飞花(鼻子)不高兴了:“脑袋!我对您有意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乐了:“你有什么意见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(鼻子)说:“我不能跟他们在一块儿,我得站最高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哭笑不得:“哦!他也长到这地方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朱青云(眼睛)说:“脑袋!高瞻远瞩,我请求上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大乐:“哦,依着你也上来啦!好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王宁(耳朵)说:“脑袋!我耳朵也得必须长你脑瓜顶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耳朵也上……我成兔爷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等人全部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台下众人也乐不可支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别闹!干吗呢你们?五官全长我脑袋上头,都得听我的!五官分工不一样,得互相支持,互相帮助,团结起来才能干出点事儿来呀?照你们这样,自己强调自己重要,不要你们啦!走!走!走!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起哄:“走!走!走!走!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等人扭头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急忙说:“回来,回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等人又扭头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乐了:“怎么又回来啦?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看着众人:“我琢磨过来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看着萧央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说:“他们都走了,我这脑袋成鸭蛋啦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他们并列鞠躬,退场。

                观众的掌声响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电视机前所有人都在鼓掌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的粉丝激动啊,

                “谁说东海的相声不如京城?谁说萧老师不如姓马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别拿萧央不当相声演员!”

                大家笑翻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同步收视率也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京城二套的同步收视率到了第三名!

                众人惊呆,这《五官争宠》也太恐怖了,直接把京城二套的收视率拉高了一名!

                《五官争宠》可是萧央那个时代马季大师的作品,其经典不言而喻,群口相声中真的很少有这么经典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相声水准相对不发达的世界,大多数相声都比较“规矩”,并不接地气,使得《五官争宠》更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                京城二套。

                马锦程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旁边,他的那些弟子都不敢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半晌,马锦程开口,“萧央不当个专业的相声演员,实在可惜了,这《五官争宠》未来十年也不会有人能超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动容,马大师对萧央的评价居然如此之高。

                东海。

                各家各户同样在讨论萧央的新作《五官争宠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萧老师还是那个萧老师,《小偷公司》、《虎口脱险》已经够经典。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写出《《五官争宠》这样经典的群口相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萧央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?写歌厉害,写剧本牛比,写相声段子也牛的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别忘了,当年他可是靠写火起来的。就写东西而言,他还真没怕过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叉说京城才是说相声最厉害的地方,现在打脸了吧?一个《五官争宠》就足以碾压马锦程所有相声,其他人更是连给萧央提鞋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京城一套。

                所有工作人员都无法保持冷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,我不应该质疑萧导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萧导太牛叉了,身为一个本地京城人,我真的认为他的相声比其他说相声的高出一个档次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黄导他们把萧央请来,真是请对了,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萧导能帮京城一套夺回收视率第一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尽管都在夸萧央,但是真要夺回第一,大家心里还是没谱啊,毕竟京城二套还要有多杀手锏没有拿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最后一场表演,是天王张永林!开场的主旋律歌曲,那是张永林最不擅长的,他最擅长的东西还没拿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之前,他被萧央压了一头,现在他绝对会把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,到时候京城二套会提升多少收视率大家不知道,但又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收视率必定会“爆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后台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和胡飞花他们刚回来,就看见黄伟城等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蹙眉,“黄导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胡飞花等人疑惑,不应该啊,难道是我们的相声说的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黄伟城说,“再下一个节目是歌唱类节目,不过没办法进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萧央脸色微变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黄伟城说,“李琪退出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李琪是京城一个一线歌手,在京城名气很大,也是这次京城二套的大牌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朱主任沉着脸说,“外界的传言很难听,说黄导潜规.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众人齐齐看着黄伟城,这李琪跟黄导有仇吗?走了还要坑黄导一次?

                黄伟城的脸色也不好看啊,他要是想对李琪动手,又何必等到这个关键时刻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时有工作人员跑进来说,“萧导,黄导,李琪在网上发消息污蔑京城二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黄伟城脸色阴沉。

                网上,李琪果然在抨击京城二套,还说如果京城二套的歌手唱她的歌,她就要起诉京城二套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李琪也是个创作型歌手,很有才华,这次出来她自己之外,还有一个歌手的歌也是她写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以说,她突然这一走,京城二套等于失去了两个节目。

                网上,观众得知这个消息后,顿时不冷静了。